全网在找的岳跃仝找到了结局竟和《开端》惊人的相似…

时间:2022-02-27 13:0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 点击:
荣成市公安机关接到群众报警,在当地一水塘内,发现了一具已经高度腐败的男性尸体。 为什么两年前就已经得到这个鉴定结论,岳荣贵还是一遍遍不放弃地跑遍十几个城市,口口声声为了找儿子? 就凭一张看不懂的鉴定报告,一具已经面目全非被浸泡变形的尸体,就

  荣成市公安机关接到群众报警,在当地一水塘内,发现了一具已经高度腐败的男性尸体。

  为什么两年前就已经得到这个鉴定结论,岳荣贵还是一遍遍不放弃地跑遍十几个城市,口口声声为了找儿子?

  就凭一张看不懂的鉴定报告,一具已经面目全非被浸泡变形的尸体,就说那是自己那天好端端出门的儿子?

  中国新闻周刊对话“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”。受访者是北京18日发现的朝阳区新增核酸阳性患者,岳荣贵。

  岳荣贵住在月租700块的农村小房间里,连续14天无休,辗转北京28处施工。

  然而最击中人心的地方,不是他颠倒日夜常常下半夜才能施工的工种,不是他一人要养六人的生活压力。

  2020年8月12日,岳荣贵的大儿子岳跃仝在外走丢。因为儿子曾在北京做过帮厨,他就来北京寻找。

  失踪的那天,岳跃仝在离家50公里的食品厂工作,因为肚子不舒服被厂主任送到汽车站,之后就失了踪迹。

  岳荣贵说:“儿子上到初二就不上学了,非常内向,不是很机灵的人,很忠诚很实在。我觉得他是被人骗走了。”

  原本岳荣贵在山东威海的捕鱼船做船员,为了寻子,他去过山东、河南、河北、天津等十多个城市。

  每到一地,找儿子的同时,岳荣贵都会打零工维持生活。在北京的40多天,他跑遍了东五环、南五环,赚了一万多块钱。

  日子虽然辛苦,岳荣贵并不觉得自己可怜。对他而言,为了照顾家,为了生活,这些都没什么。

  由于不接受警方的鉴定结果,现在岳跃仝的遗体还存放在当地殡仪馆内,还未火化。

  然而据顶端新闻今天的后续报道,岳荣贵的说法却是:“他从没有见过相关的DNA鉴定报告,以后会继续寻找自己的大儿子。”

  关于鉴定报告和认尸时间,岳荣贵的说辞和警方给出的通报虽有不同,但今天警方的蓝底通报其实已经说明了问题。

  一种可能是,岳跃仝的死完全是一场意外。因为一时失足,周遭环境僻静没有人相助,溺水而亡。

  只有这样,网络上的那些不明真相就指责女儿的刺耳声音才能消失,还女儿一个清白。

  于是她和王兴德两个人一遍遍地踏上那辆45路公交车,一遍遍地询问上车的年轻女孩。

  同样,岳荣贵一家也不信,一个19岁活生生的大男孩,怎么会突然化为一具腐烂的尸体。

  家里有瘫痪的父亲,摔伤胳膊的母亲,还有一个在上初中的小儿子和照看家的妻子。

  唯有靠着儿子还活着要找到儿子的信念,才支撑着自己一路不倒下,一路打工养家、继续为了希望前行。